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快3彩票-首页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人物 » 国内能源人物 » 正文

“电力斗士”张士平逝世!魏桥集团能否再续辉煌?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国际能源网(微信号:inencom)  日期:2019-05-29
    2019年5月23日17时03分,山东省首富,原山东省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魏桥集团创始人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在山东邹平逝世,享年73岁。
 
    这位在棉纺、电解铝、服装、热电等诸多行业都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最终寿终正寝,他的激情成长史、他的光荣奋斗史,成为无数中小企业学习的经典案例。他的离去,给人们心底洒下的都是深沉的悲痛与哀惜。
 
    所幸,他早已安排好接班人,尽管儿子张波在去年9月才正式担任魏桥集团董事长,但是经过多年历练的张波早已摆脱“富二代”的标签,成为魏桥集团真正的“顶梁柱”!
 
 
    魏桥集团前董事长张士平
 
    从一个扛油包的苦力开始,到年营收超3000亿的企业掌门人,张士平身上背负着“魏桥帝国掌门人”,“山东首富”、“世界棉王”和“世界铝王”等光环。把魏桥集团这样一家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交到儿子手里,用张士平的话说,这是举贤不避亲,因为他相信儿子可以胜任这份重担。
 
    “苦孩子”VS“富二代”
 
    青年时期的张士平日子过得很苦,只有初中文凭的他最初在工厂里只是做一些抗棉花包、运送棉花的苦力。一点一滴的积累,张士平成为最能吃苦的厂长。
 
-2.webp
 
    在他的影响下,工厂的工人们也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外出采购的工人们舍不得住旅店,常常是窝在大车斗仓里睡一觉继续干活。张士平虽然在《2018胡润百富榜》以650亿身家被排在第二十六位,但是他一直保持节俭的生活态度,平时出差拎包即走,不会讲排场,甚至也看不到他安排助理随行。
 
    张波却有着与父亲完全不同的经历,可以说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物质条件丰富,不需要像父亲那样当“苦力”。1996年8月,张波从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毕业后,就回到父亲身边,不像别的毕业生需要自己奔波四处找工作,他一毕业就直接进入了魏桥集团。
 
    张波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富二代”那样好吃懒做,他进入公司后,率领魏桥铝电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加快“走出去”步伐,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加速企业国际化进程。
 
    当他洞悉2014年印尼出台禁止矿产品出口政策之时,张波又把矿石进口目标国定位于号称为“铝矾土王国”的几内亚。不顾非洲埃博拉病毒的肆虐,张波辗转72小时,与几内亚总统进行谈判,在他的带领下,终于建立起从几内亚博凯港到中国烟台港,途径大西洋、好望角、印度洋、南中国海,海运距离达11400海里,横跨三大洋的新兴的铝土矿海运航线,搭建起一条中国至几内亚、几内亚至中国的双向物流运输通道。
 
    张波的姐姐们也同样是一点一滴从最基层的工作做起,才担起了公司的重任。张波的大姐张红霞从15岁就追随父亲打拼,她创造性地提出了"引资引智相结合"的招商思路,为魏桥纺织集团借助外力加快国际化进程提供了重要的战略依据。
 
-3.webp
 
    张波的姐姐张红霞
 
    1994年,担任生产技术处长的张红霞就参与运作了滨州市首家合资企业,拉开了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序幕,她还成功运作了与香港一家企业合资成立“山东魏桥染织有限公司”。自此,企业初步形成了棉花加工、棉纺、织造、染整的产业链条。
 
    张士平留下儿子当董事长,大女儿任总经理的黄金搭档,一众至亲都是企业核心领导,在张士平看来,这种家族结构的管理模式,更有利于公司的团结。此前张士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既然是民营企业,就没必要避讳是家族企业。但我一向对事不对人,不管是谁,能管好这个事,我就用谁。张波和张红霞,都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有足够能力坐在现在的位置。做企业不能为了避嫌就不用亲戚,也不能因为不是亲戚就不提拔优秀员工。”
 
    “圣斗士”VS“探路者”
 
    张士平年轻时候很有冲劲儿,人们形容他像“圣斗士”一样,总有打破常规思维桎梏的本事。
 
    在纺织领域做得好好的,偏偏冲入电解铝行业,很多人看不懂张士平的举动,因为人们看来,电力供应紧缺的年代,电解铝会消耗大量电力资源,支付高额成本,得不偿失。
 
    2001年,张士平就是那样洒脱地在轻工业向重化工业转型的浪潮中涉足电解铝,此后于2005年进入上游氧化铝领域,2011年进入高精铝板带箔、新材料领域,2014年进入采矿领域。截至2014年末,中国宏桥产能达到402万吨,超越俄铝等世界巨头,成为世界第一。
 
 
    为了降低用电成本,张士平1999年开始建立自己的电厂,之后不断新增电厂,并最终建立起在当地孤网闭环运行的独立电网,在一个区域从国家电力体制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说他是自备电厂的“鼻祖”之一,也丝毫不显夸张。
 
    张波可能更多的角色更像以为探路者,正如他当年担起铝业板块业务之时,在海外市场开疆拓土一样,他建成了印尼第一家大型氧化铝生产企业。
 
    在他的引领下,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的中国宏桥集团、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中国烟台港集团、几内亚UMS等4家企业组成赢联盟;确定了河流码头的建设方案。
 
    2018年,从几内亚运抵滨州的铝土矿达到4000万吨!赢联盟矿业项目为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开辟了新的铝土矿资源供应渠道,实现了铝土矿资源供应渠道的多样化,摆脱了对少数资源富有国家的过度依赖,对中国铝工业的资源保障具有战略性意义。
 
 
    张士平儿子张波(现任魏桥集团董事长)
 
    此前张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打造世界级高端铝业基地是一盘大棋。滨州市委、市政府有了好的规划,我们就要积极主动把这个规划实现好。涉铝企业需要积极地在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上寻求新的突破。各企业也要积极把国内外的高端客户引到滨州实现共同发展,吸引高端研发机构来滨州提供更有力的研发支撑,吸引教育机构来培养人才从而让高端铝业基地有人才支撑。
 
    张波的一番话可以让人们看到他的野心与期待,他希望尽快证明自己能够带领魏桥集团,在高端铝业领域创造新的神话!
 
    高增长VS猛下滑
 
    张波接手魏桥集团之后,逐步受到媒体的关注:“今年3月21日,张波当选山东铝业协会会长;几内亚时间3月29日,张波在该国博凯区与孔戴总统一起挥锨铲土为赢联盟圣达铁路培土奠基;4月18日,张波在世界高端铝业峰会·2019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介绍滨州打造世界高端铝业基地相关情况;4月28日至29日,张波在世界高端铝业峰会·2019开幕式上宣读国际铝协的贺信,在峰会论坛上推介滨州高端铝产业。5月22日,魏桥官网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张波:世界五百强企业董事长是这样“炼”成的》……”
 
    与张士平在媒体的低调不同,张波频频活跃在新闻报道中。也许,张波希望借此树立威信,证明自身实力。
 
 
    张士平、张波携手敲钟
 
    尽管有远大的理想抱负,但是毕竟此时的魏桥集团与父亲刚创业时面临的环境是截然不同的。政策变了、环境变了、人们的需求和期待也变了。所以张波接任董事长职位后,魏桥集团的业绩也变了脸。
 
    张士平执掌魏桥集团的时候,公司业绩增幅显著。自2012年到2017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249.055亿美元、295.62亿美元、392.599亿美元、457.571亿美元、530.261亿美元和561.74亿美元。
 
    然而,2018年,魏桥集团的年销售收入为2835亿元,利润为87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滑21%和33.84%。与此同时,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魏桥集团还多次踏上环保红线。尽管张波表示魏桥正积极提高环保治理力度,逐步减少现有产业对环境的影响。但是之前因涉及环保问题,魏桥集团必须为六年来违规建成的45台机组,总装机容量1689.5万千瓦的燃煤电厂关停买单。
 
    而从之前张波负责的业务看,拖累集团业绩的可能正是电解铝板块。作为魏桥集团支柱产业,中国宏桥收益却出现下降。年报显示,2018年中国宏桥收入约901.1亿元,同比减少约7.9%;毛利约为154亿元,同比减少约6.0%。
 
    营收和毛利双双下滑,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中国铝行业供给侧改革而关停部分铝合金产品生产线,导致年内该集团铝合金产品产量及销量较去年同期减少。
 
    从种种迹象暴露出的问题,让我们对少帅张波带领下的魏桥集团,多少有些担忧,魏桥能否重回鼎盛时期?
 
    在环保政策极其严苛的情况下,电解铝、自备电厂等诸多业务会受到影响,魏桥集团只是被牵连其中的一家,业绩下滑的问题并不能怪罪于张波的领导能力。不过想要让企业持续不断的发展,需要这位已过不惑之年的企业家重新审视整个集团的业务发展脉络,父辈那种粗放式的经营模式已时过境迁,张波能否找到新的业绩增长点和突破口?
 
    从“打包工”到“世界棉王”、“世界铝王”,张士平的传奇终落幕。然而,魏桥集团的传奇还在继续!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